吸RDJ的Dec.16

美术生,漫威坑里作,娃娘。我爱多角恋和冷CP(*°∀°)=3
奇怪的拉郎也喜欢,但我不吃洛基和郭德纲……

【百日霜铁】【宠物】狐狸精(上)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写长了,本来只是一个最多五百字的段子…………然后现在只是个上就近七千字了QAQ

内有锤盾,天使夜,EC等等……

还有丘比特和月老。

人称紊乱

OOC严重,时间线乱的不能看,还有瑟大王客串……

求不嫌弃(ノ ̄д ̄)ノ

——————————————————————————————————

狐狸精(上)

Tony的场合

我端着咖啡,站在工作室门口,看着工作台上的白色绒球。

这是什么?我把咖啡放在台子上,拿电笔电了一下那个白色绒球。

“嗷呜。”那个白色的绒球跳了起来,屁股朝着我,凶狠的呲牙。在发现面前没有人,而人在他背后的时候,又晃晃悠悠的转过来,对着我呲牙。

“……狗?”我用手揉着那个绒球的脖子,那个绒球开心的哼了一声,又坐下来缩成一团。“怎么进来的?”

那个绒球摇了摇尾巴,不悦的哼了一声。

“Loki带你进来的嘛?”我把那个绒球抱起来,亲了一下那绒球的额头。“要是他的话,你就有最高权限哦。”

那绒球开心的哼哼着,用小爪子拍了拍我的脸,我开心的笑着,这个小绒球肯定是喜欢我的。

绒球啪的一爪胡在我的眼睛上,两只后爪蹬在我的嘴上,扑腾着逃脱了我的控制。

“呜……小混蛋!”我看着甩着尾巴扬长而去的绒球。无奈的笑了笑。二公主的宠物,谁敢动。“Jarvis,给他最高权限。”

“Yes,Sir。”

 

 

Loki的场合

有一只狐狸躺在我的座椅上,那狐狸骚味在工作室门口就能闻见。

狐狸精。我不过两天没有看着你,你就乱来是不是。Tony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看那只狐狸在他的座椅上啃苹果的时候。一个狐狸吃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那只狐狸甩着尾巴看着我,享受着Tony的挠痒痒。就像是一个在正房面前耀武扬威的小婊砸。

我绷着脸把那只狐狸从座椅上抱起来,看见Tony慌张的抬起头,跪坐在地上,用可爱的棕色大眼睛看着我。

“你来了?”Tony一手按着膝盖,一手扶着腰站起来,笑着对我说,“这个小混蛋可真难管,我哄了好久才让它吃了点东西。”

哦?小混蛋?这个称呼可真亲近。

“哦,我没什么事,就是顺路来看看你。”我面无表情的说,我手一松,那只狐狸灵巧的翻身落地。甩着尾巴在我的腿边绕来绕去。

“哦……”Tony有点失落的低下头,转过身对着空气招了招手,立刻出现了许多的操作版面。

“你很忙。”我看着那些泛着蓝光的操作版面,轻声的说。我不喜欢这些东西,他知道的。

“嗯……是的。Clint的箭头又要更新了,队长的盾也要修,还有冬兵,他的胳膊……”Tony转过身,想要和我抱怨几句,却发现身后早就没有人了,蠢货就不会看一下门口嘛?我想。

他低下头,看着那只狐狸

然后蹲下来抱住狐狸,用脸蹭了蹭狐狸的脸。我站在门口用眼睛瞪着狐狸。

 

 

狐狸的场合。

我现在很懵啊,那个胸前亮着蓝光的人类居然觉得我是一只狗啊。狗啊!

他还用什么奇怪的东西电我!他还亲我!本仙的脑门才不是给你亲的呢!

这么可爱的狐狸难道看不出来嘛!本仙才不是那种没脑子的给肉就是娘的蠢货!

嗯,对,我不是人,我也不是狐狸!至少本身不是……就算现在外形很像狐狸。那也不是狐狸!更不可能是!狗!

我是现在天庭除了那个小七之外,被人相信最多的神仙了,嗯嗯嗯,就是……什么考神!你才考神呢!你全家都是考神!

我是月老!月老!月!下!老!人!

Everybody,和我一起大声念。

神经病啊!

要不是玉帝让我去西边学习经验,我才不会遇到丘比特那熊孩子,也就不会有这破交换工作。我在我那舒服的天庭靠着椅子数红线不挺好的事嘛。

好吧好吧,解决一对情侣的问题不是什么难事。

嗯,不得不说丘比特的业务做的真大啊,都做到美洲了。我感觉我快死在沙滩上了。怪不得他有小精灵,我就俩熊孩子。

虽然这孩子让我外出工作啊,但还是感谢丘比特帮我听懂了这些人说的话,叽里咕噜的真心听不懂,就说这点这孩子还是不错的。嗯,我这是不是就不用去上天庭英语辅导班了?学费可贵了。

这两个孩子的事很简单啊,完全没有挑战性啊。

嗯,我总觉得那个高个男人很眼熟啊,上次玉帝让我们组团去北欧的时候好像见过。阿斯加德的……嗯,谁来着,唉,年纪大了,这脑子就不好使了。

但我记得那个人有角啊。这个没有,不是。对,不是。

嗯嗯嗯,这个人类挠痒痒的水平不错啊,是个练家子啊,不错不错,背面也要~小伙有前途。

对了,那个高个子的男人似乎吃醋了啊,我挺喜欢他的。叫啥来着?落鸡?噗哈哈,落(la)鸡。噗哈哈哈。

嗯嗯,舒服,再来点小酒,来点花生就更好了。工作什么的以后再~唔~做吧~嗯嗯,就是那里,使劲使劲。

看你挠的这么好,就奖励你蹭蹭我吧。

 

Tony的场合。

明明已经和Loki确定了关系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他还对我不冷不热。

Tony·所有人想睡我· Stark终于栽在阿斯加德的二公主……呸,二王子手里了。

我才不认栽。就算是二公主,不对,王子。我也照样能哄的对方春心荡漾,恨不得立刻和我去民政局领证。那才是和我谈恋爱的正确状态!

于是我用遍了所有我在我各类EX身上的方法,也用遍了我EX在我身上试过的方法。

结果。

Loki的态度依旧没变化啊!

送他的花他会收下,然后第二天我就会在卧室里看见一盆精美的插花作品。送他的礼物他也会收下,然后他用不到的转手送人。

同时按照他不需要的东西给我不同的提醒。

如果是送男式香水,他晚上就会对着在他身下娇喘的我突然停下,问,难道你讨厌我的味道了嘛?

好吧,这个我……不算讨厌。

如果是手表,他会和我约个时间一起吃饭,并且准时到场,不早一分,不晚一秒。然后问,你觉得我需要手表吗。

当然不需要!但是那块表是我找人设计并制作的情侣表。

他好像也没送别人,但也没戴过。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为什么不愿意戴啊!

而且如果不是我口无遮拦,说了出来,估计Thor到现在都被蒙在鼓里!

最后一次!我就试最后一次!如果这个礼物他不接受的话,那就说再见吧!

我看着手里那个蓝色天鹅绒的盒子,暗暗的下决心。

 

Loki的场合

那只狐狸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我看见那只狐狸和Tony玩的这么好的时候我就确定了。那是只狐狸精!

而且不是普通的狐狸精,是能变成人的那种。

我不过回了阿斯加德几天,他居然这么快就能喜欢上别的,那我算什么,果然母亲说的没有错,Stark就是花心!

愧我还想着把矮人打造的戒指给他,带他去阿斯加德办婚礼,我前期工作都做好了,就等给他一个惊喜呢。他倒好,移情别恋是吧。

去他的送戒指吧!我就是把那戒指送给瑟兰迪尔我也不给他!

Loki躺在床上,自己生着闷气。

还是不能送给瑟兰迪尔,不如卖给他。估计能换几盒钻石。

那个白色的东西是那只狐狸吧,怎么进来的?

……最高权限!

混蛋Tony!

 

狐狸的场合

现在的年轻人谈恋爱我是真的看不懂了。难道遇见真爱的表现是智商情商都没有了吗?

那这恋爱谈的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小七谈个恋爱都没这样的。

怎么都想不通对方在想什么?真爱不应该心有灵犀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东西方文化差异?

唔,长见识了……

不对,我似乎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

这两个孩子……都是男人吧!

噗哈哈,丘比特那孩子的失误耶,给他扣工资!降职位!让他也出外活!

嘛嘛,性别不是问题,毕竟真心相爱啦,工作还是要做的。

有什么能难得倒本仙的~

唔,我找个没人还能看见天空的地方去,终于不用装哑巴啦。

上天台去吧。

十分钟后。

为什么这楼这么高啊!好累好累!呜呜呜,回头我要从丘比特那里要补偿,必须要!

 

丘比特的场合

我在复仇者大厦的天台上飞着,月老怎么这么慢!

不过当我看见月老用他那小短腿扑棱扑棱的爬上了最顶层的时候,也就原谅他了,老年人没做过电梯?他吐着小舌头,趴在顶楼的栏杆上,无聊的打滚。真可爱。

“该死的丘比特怎么还不来!我还要看他今天的工作报告呢。我可是热爱着我的工作呢……”

他还说我没到,我早到了了好不好。

“我看你就是热爱着香火钱吧。”我从身后抱起他,用雪白的翅膀包裹住一人一狐。

“嗷呜!”狐狸踢着小短腿,就这小短腿还想踹我。“丘比特!你偷听我说话!”

“注意你的措辞,月老,我可没有偷听,是你不注意啊,在背后说人,小心宙斯劈你。”说完我收起翅膀,坐在栏杆上,把腿伸出大楼,然后把月老狐狸放在腿上

“带酒了吗?”月老狐狸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趴着,抖了抖耳朵。“没有酒就给我走啊。”

“带了带了,高粱酒,喝不喝?”我从身后掏出一瓶酒,一个酒盅还有一个小碟子。酒喝多了不好,但是,宠着他点总没坏处,他毕竟是个神仙。“我还给你带了小碟子,贴不贴心?”

“哼,倒酒。”月老狐狸扒着小碟子,抖了下耳朵说。“我给你说啊,你们西方人谈个恋爱真开放。”

“怎么了?”我先给小碟子倒上酒,再给自己到了一点。被吓到了嘛,嘛,让他先看看也好。说来有什么能吓到他的。

“都没确定关系就能上床,唔,真是吓死我了,玩的花样还多。”月老狐狸伸出舌头舔了口酒,不开心的甩了甩尾巴,“现在的人酿酒真是偷工减料。你慢慢喝,别太急。”

“哈哈哈,这就吓到你了?”我小口的喝着酒,这白酒我还没喝过呢,听月老的话应该没错。如果他喜欢,我陪他喝也没什么,虽说这酒很辣,我也喝不出什么。“那有什么,双方都愿意不就好了。花样多,你都看过什么?”

“……嗯……难以启齿的画面。”月老不自然的抖了抖耳朵。难以启齿,哦哦哦,害羞了,真是可爱。“对了!你的工作有失误哦!被我发现啦哈哈哈!”

“嗯?什么失误?”我用手摸了摸月老狐狸的后颈,问。我倒想知道我有什么失误。

“那两个人都是男人!哈哈哈,等着被扣工资吧!”月老狐狸开心的用小爪子拍着我的肚子,差点打翻了小碟子,还是有点酒撒出来了,洒在我的腿上,月老狐狸心疼的舔了几口。

“没有错,他俩是真爱。”我按住月老狐狸继续舔的嘴,舔的太痒了,难道变成狐狸之后真的会知道怎么勾引人吗?“这不重要不是吗?”

东边的神仙果然还是会在意性别这一点,那我今天看见的那些同性被拴在 一起的红绳,不会都是失误吧。说起来他的红线被扔在哪里了。

“……是不重要,但是看你失误我就开心。”月老不爽的甩着小脑袋,“你别摸我,你摸得不舒服。”

那谁摸的舒服,被人摸还挑三拣四的,没见过这样的狐狸精啊。当然,我不敢和他讲。

“……”我停下手,看了看月老,说:“你耳朵抖得这么不自然,不是有虱子吧。”

月老听了就炸毛了,狐狸形态真可爱。他吼我“你才有虱子呢!”

不过看来耳朵确实很痒,月老尝试忍住耳朵的抖动,但是完全没用。

而我只是笑着看他,一副看戏的表情。

在耳朵抖了三次之后,月老气愤的从我腿上跳下去,想跑回去。

我赶紧把月老抱回来,再次把他放在腿上,用手轻轻地帮他挠耳朵。他现在可不能跑,他的任务变麻烦了。

“对了,你那个任务我交代错了,不是解决问题,是让他们修成正果,嗯,就是结婚。”我仔细的翻着月老狐狸耳朵上面的毛,一边交代。“如果不成功的话,他俩就会分开,就不能在一起了,就会孤独终老。你们中国人有句古话是什么?”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月老狐狸侧着头让丘比特找。“如来听见要是知道有谁拆了十座庙,他得疯,他可爱钱啦。而且我这里可没有失误。”

没有失误,我就笑笑。

“哈哈哈,提醒你一下,你认识那个叫Loki的吧。”我笑着说。我可不想任务失败被Loki追杀。“他可不好办。”

“我告诉你哦,就是Loki这个名字很有趣啊,音译就是洛基啊,落鸡啊,落(la)鸡啊。”月老开心的讲着他的奇怪的发现,根本没有get到重点。一边笑一边打滚。

很好,他忘记了,上次去北欧的经历还不够惨痛是不是。

那他是不是也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把小碟子拿起来,看着笑得滚来滚去的月老狐狸,叹了口气。

宙斯保佑他,不要被Loki那孩子给玩死了。

在他笑够之后,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我们俩一起看了日出,我抱着他下了楼,当然是坐电梯,当他看见电梯的时候露出的惊惊讶的表情真可爱。

我把他给送到了Loki的房间里,比较安全,万一他没控制住现了原形,也不会被人围观。他要是被围观了,指不定害怕成什么样呢,而且这可是超级英雄的大厦,基本没有攻击力的他在这里就是只小绵羊啊。

好吧,有最高权限的小绵羊。

我从Loki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好像被人撞见了。一个矮个子,胸前亮着蓝光的男人。

总觉得,有什么不好。

 

 

Tony的场合

我觉得自己今天头上一片绿莹莹啊。

我似乎被Loki带了顶绿帽子。

那个长着翅膀的金发卷毛男是谁啊!不会是皮特罗的那个同学吧!不是说他和小恶魔在一起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一对狗男男啊!

等等,就算他从Loki的房间里出来也不能说他们之间就有什么吧,对吧,对吧……

还是要先去问问才对。

当我早上去Loki的房间门口敲门,看见了Loki身上的吻痕的时候,我气的快要爆炸了。很好,我男朋友的美好肉体被一个金发混蛋给玷污了。

还有那只狗,他为什么也缠着Loki?他难道也觊觎着我男朋友的美好肉体?对,那好像是只公狗,回头让博士给他做个节育手术,虽然专业不对口。

我就不该给那只狗最高权限。

我想我要去找X教授聊一聊他们学生的道德教育了。

 

Loki的场合

Tony今天很不对劲,今天早上他来找我吃早饭的时候微笑特别僵硬,都已经不想对我笑了吗。

他一进我的屋就探头探脑的找什么东西。

哦,那只狐狸。

我就知道。

我身上该死的被他啃的吻痕还没消呢!

吃早饭的时候他一直心不在焉的,明明我就坐在他旁边,他非要跨过我去和我哥聊天。

很好。移情别恋的证据一。

那只狐狸就窝在我的脚旁边,可怜兮兮的对我哼哼。Tony好像一直在注意他,同时瞟着我。

你在担心什么,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我绝对不会折磨这只狐狸的,说到底也不过是只狐狸。

我抱起那只小狐狸,微笑着喂他鸡腿吃。当然是Thor的鸡腿,还有谁会在早上吃这种东西。

Tony的脸色变了,在担心这只狐狸?

我明天就和瑟兰迪尔约个时间,把戒指卖了。

我抱着狐狸走出了餐厅,这狐狸精依依不舍的冲Tony嗷了一声。

 

Tony的场合

Loki连早饭都不吃就抱着那只狗玩去了,那只狗这么好?

可怜的Thor,那是他今天最后一个鸡腿了,队长不会在给他了,现在就没有了。

不想这些了,我需要去找一下教授,不如先和那个长翅膀的小屁孩打一架吧,教教他怎么做人!

 

X教授和万磁王的场景

今天的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院也依旧和谐安全。

如果没有某个穿着张扬的金红色铠甲的人来就更好了。

那个张扬的红色铠甲直冲进野兽的课堂上,抓住那个正在和Kurt传纸条的Warren,砸穿两面墙之后把懵了的天使甩了出去。

Jean捂着胸口,差点气晕过去。最近好不容易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要毁灭世界,我终于不用修学校了,现在,哦,我的天呐。别别别!草坪好贵的啊!

悲愤欲绝的Jean用最后的一点心思脑了教授,让他带着买个泥头过来把这坨铁挂到金门大桥上去。然后跳出教室,拦在那坨铁面前,让Kurt把Warren带走。

“我不会对美丽的姑娘动手的,请你让开,我和那个金发小子有点事要说。”Tony把面甲打开,瞪着大眼睛看着Jean。

“什么?这就是你招人谈话的方法?Kurt你放开我,你不用担心。”Warren扇着翅膀瞪着Tony,他丝毫不介意和他打一架。但很明显,Kurt介意。

“孩子,你不用拦着他,让我们俩打一场,然后我就会教会他怎么才能管住自己的老二。”Tony回瞪Warren,他的眼睛更大。“不要乱睡我的心上人明白嘛!”

“什么?Kurt你什么时候成他的心上人了?”Warren抓住Kurt的爪子问。“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我不认识他……”Kurt怯生生的说。

“不用害怕,孩子,那个金毛就是个混蛋,像他那种渣男,你完全不用理!”Tony试图安慰Kurt,这个可怜的孩子,还被那金毛小子蒙在鼓里呢。“被睡了没有关系,世界这么大,喜欢你的人多着呢,何必吊死在一棵歪脖树上呢。不能因为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啊。”

“什么?先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Kurt低着头怯生生的说。他确实听不太懂,Warren对他很好,虽然有的时候太粘人了。

Tony冲到Kurt面前把Kurt拽过来,大眼睛里满满的心疼。

Warren恼了,正想发作,脑子里突然出现教授的声音。

“放轻松,孩子。”

接着买个泥头就带着教授从天而降。

万磁王一挥手把铁人摔在墙上。Jean又深吸了一口气,这不是金属的不用你修是不是啊!

Kurt吓得开始胡乱瞬移,但是手还被铁人拉着,带着铁人乱移。

Tony被甩的各种晕啊,至少让我把面甲带上好嘛!

“Eric,放下他吧。他也算是客人。”教授按住买个泥头的手,对万磁王露出一个微笑。万磁王和他对视着,挥了挥手,把Tony扔到地上。

“Peter,你的护目镜借我用用。”Jean转过脸向快银借护目镜,眼前的这幕太虐狗了。

Tony跪坐在地上开始吐了。

“Stark,你来这里不去找我,来找我的学生干什么?”教授看着吐到最后开始干呕的Tony,脑了一下快银让他去拿点水。

Tony接过水,喝了一口,哇的吐了出来。

“你们……欺负人!有本事我们去纽约打。”Tony站起来,瞪着眼睛。“你在脑我!”

“不如去我的办公室我们聊聊?”教授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对Tony微笑着。

“也行。”Tony晃晃悠悠的站起来。想要把铠甲脱下来。“我的铠甲怎么下不来了,Jarvis?”

然后他就浮起来了,买个泥头带着他和教授快速的飞回到教授的办公室。

然后贴心的帮Tony拆了身上的机甲。

在Tony手舞足蹈,旁征博引讲述完最近在他身上发生的事。

自己追到手的人被别人拱了,而拱的人还有人了。

教授表示剧情不错。不如我们一起投钱拍个电视剧吧。

“这不是重点,Charles,重点是,我被人带绿帽子了,而我居然不知道是谁。”Tony抱着咖啡杯,吸着鼻子,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是个变种人,我找不到他。能帮我再添一杯嘛,Jean。”

“好的,Mr.Stark。”Jean笑着接过杯子,转回来的时候不好意思的对Tony说,“先生,你的脑子里的那些画面真的太……疯狂了,Mr.Loki居然不介意,18禁的画面还是不要……想太多。”

“你脑我!”Tony接过咖啡,瞪着Jean。

“不,太清晰了。”Jean低着头走了出去。

“她的能力还不是太稳定。哦,到晚饭时间了,不如一起吃个饭?”教授看了下时间,问Tony,眼睛却看向Eric。

“当然可以。”Tony整理了一下领结,庆幸今天没有穿着背心就过来了。“晚上让快银送我回去好了,他姐也想他了。”

“不如用Kurt?他更快。”Charles愉快的说。

“也不错,走吧。”三个人一起走向了餐厅。

 

 

 

 

 

 

 


评论(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