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RDJ的Dec.16

美术生,漫威坑里作,娃娘。我爱多角恋和冷CP(*°∀°)=3
奇怪的拉郎也喜欢,但我不吃洛基和郭德纲……

【语文报杯参赛作文】我们所守护和渴望的

我我我我我终于打出来了QAQ
不知道回头他们上网搜的时候要是搜到了会不会说我抄袭啥的……
万一我被通报批评了怎么办QAQ
大学会不会不要我啊QAQ
这个比我交上去的作文的字多一点……我不敢超字数QAQ
诶……现在似乎还没全部交上去吧……
算了……如果申作文的老师看见了一个类似的,请来问问是不是我的……
这么神经病的一定不多吧QAQ
一开始是双飞来着……但是因为作文,我没敢写的太明显……(我怂QAQ)但我还是打了……因为似乎有双飞的想看?
我就不叨叨了QWQ
————————————————————————————————————————
我们所守护和渴望的
“英雄不朽!”
——安吉拉·齐格勒
我们为了什么而战斗?
我梦见了我第一次问安娜这个问题的时候,在那个有着明媚阳光的小医疗室。
“安吉拉,你不知道吗?”安娜瞪大了眼睛,眼里的惊讶显而易见。“那你目前为止都在为什么战斗呢?”
她的眼睛似笑非笑,她的嘴角稍稍上扬,她的语气……哦……我记不清楚了……
“我不知道……唔,可能是因为我觉得加入守望先锋可以更好的保护人民吧……”梦这东西真是奇妙,我可以看见我慌乱躲闪的眼睛,不知所措绞着衣服的手指——窘迫的样子。
安娜笑了起来,阳光透过上,窗户射在医疗室的小桌上,也照在安娜身上,明亮的阳光让安娜像天使一样闪闪发光。“你看。”她的嘴唇勾起的弧度让我觉得舒服,“这不就是你战斗的理由嘛。”
她伸出手,常年握枪的手上有着大大小小的茧子,她就像是我的姐姐那样亲昵的揉着我的头发。
我的眼前渐渐模糊起来,等到再次看清楚的时候,眼前的安娜已经变成了法拉。
我记得这个地方。
这是我和法拉第一次并肩作战的地方。我们面对着一面严丝合缝的大门,平滑的表面印出我和法拉的脸。
我看着镜子里的法拉,思考战斗的时候怎么高效的治疗队友。
我听见机械门的启动的声音,我握紧手中的天使之杖,向壁垒的身旁靠近,做好冲出去的动作。
法拉突然转过头看着我,说:“齐格勒博士,我会保护好你的。”
我愣了一下,机械门豁然打开,炫目的白光夹杂着炮火刺的我睁不开眼睛。
我努力的把眼睛睁开,想要看清战场,我看见了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这里是……花村!
我猛然回过神来,皮肤上冒着冷气,我看见了一旁被法拉压制的节节后退的美,吓得说不出来话。
战斗还在继续。
十米外的莫里森正在和雷耶斯搏斗,就在我看像那边的同时,雷耶斯利索的解决掉了莫里森,我还没来得及开治疗!
雷耶斯注意到了我,他像我这边看了过来,我打了个冷战,下一个就是我!
我把手里的天使之杖换成手枪,紧张的向法拉身旁退去。
雷耶斯看着我,露出一个怖人的笑容,向我比了一个口型。“好久不见,天使。”
我颤抖的手几乎按不动扳机,他现在就和他的代号一样——死神。
他把手中的枪扔在地上,从怀里掏出另外两把,‘咔哒’两声,两把枪都上好了膛。
冷冻的后遗症还没有结束,我的腿迈不开步子,不住的颤抖。
他向我冲了过来,十米的距离不过几秒罢了,我逃不掉的!
一个巨大的身体挡在了我的面前,十几发子弹一颗不落的冲进他的身体里,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撕扯内脏。他用最后力量把我向法拉推去,我看着他的身子倒在地上。
“路霸!”我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声音喊出了他的名字,他的嘴唇动了动,却被污血堵住,只喷出了一口又一口的鲜血。
我救不了他。
死神低下头看了一眼倒下的路霸,面无表情的从路霸身上踩过,向我走来。
狂鼠扔过去一个炸弹。这把死神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我跌跌撞撞的向法拉跑去。
美被法拉的弹片划的伤痕累累,她不住的向后退,法拉也不好受,一只胳膊上已经覆满了冰霜。我听见量子炮的声音,敌方的查莉娅在向这边赶。
还有DJ造作的音乐,越来越清晰。
我的战友在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敌人在向我们包围。
战争真是可怕。
法拉一边敲着胳膊上的冰,一边转过头对我说:“安吉拉!战斗啊!战争结束后,就是和平了啊!现在让我们结束这场战斗吧!”
她的眼神坚定无比,我掏出天使之杖,用它支撑着自己站起来。
我们渴望着和平啊,却又将和平的希望寄托于无休止的战斗之中。
多么可笑,又多么现实。
我再次确保倒下的战友在我的视线内,伸出左手,缓缓抬起。与此同时我听见推进器的启动的声音,在那巨大的蜂鸣下,是法拉威严而庄重的声音。
“天降正义!”
为了我们所守护的一切而战斗。
“英雄不朽!”
为了我们所渴望的和平而战斗!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