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RDJ的Dec.16

美术生,漫威坑里作,娃娘。我爱多角恋和冷CP(*°∀°)=3
奇怪的拉郎也喜欢,但我不吃洛基和郭德纲……

【奋奋卜平】Extraordinary Daddy

我真的是爱死干爹梗了
mack daddy卜xcan’t stop奋
ooc我的
麻烦大家了!



这个世界很奇怪,总喜欢让不幸的人更加不幸。
秦奋就是背运背到底了。
今年二十六岁,没有恋爱对象,高三教师,父亲住院,弟弟正在上学。
所有用钱的时候全部挤在了一起,父亲病了两年了,为了治病,家财散尽,亲戚朋友那里也戒了不少了,可还是不够。
钱。
秦奋需要钱。
他需要钱去给父亲治病,他需要钱去供弟弟上学。
只要能赚钱的活,他基本都会去做,哪怕和教学一点关系都没有。
比如他现在做的这份工作。
一个奇怪的酒吧的服务生,只需要站在那里一晚上,和别人说说话,就有将近一千元的收入,更不用说有时还会有有钱的喝醉了的客人直接塞钱给他。
这样一个星期下来,父亲这周的药钱就够了。秦奋盘算着。
他的老板突然走过来问他:“秦奋,有个活你干不干?一晚上五千”
秦奋吓了一跳,一点都没有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五千,真的假的?税前税后啊?”秦奋小声的问。
老板没有回答,这哪有税不税的,这工作都不太合法。
“陪几位公子哥喝喝酒,聊聊天,然后五千元肯定能拿到了,其他的就看你自己努力了。”老板领着秦奋来到最大的那个包间的门口,推开门,把秦奋推了进去,叮嘱了一句:“放机灵点。”
“诶?好。”秦奋点头答应,然后就发现包厢里坐着不少人,毫无例外都是男性。有几个人在看着他,秦奋在心里给自己鼓了把劲,笑着凑到一个男人身边坐下。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笑着看着坐在一旁的几个男人,手上拿着一杯酒。只有他一个人手上端着杯子,这是秦奋决定坐下来的原因之一,老板说喝酒,那就要认认真真的喝酒。
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男人的身边没有人。
秦奋坐下来,另一个男人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哦声,接着一群人笑了起来,小声的切切私语些什么。
秦奋不太明白为什么,但决定认真工作。他端起一杯酒,冲那个男人说:“干。”接着仰头喝完一杯,酒很辣,秦奋不知道什么酒,但度数绝对不低,他记起明天是周日,上午没有补习。放心的端起第二杯,又是一个简短的字,等他端起第三杯的时候,那个男人抬手抢走了杯子。
“你有病啊。”那个男人说,有点责怪的意思。
秦奋笑了起来,两杯酒下去,他感觉有点飘了。“你好,我叫秦奋。”


卜凡是被董岩磊生生硬拽过来的,说什么会见到大美人,来了之后才知道这是个gay吧,只有男孩子。
好吧,一晚上而已,忍了忍了。卜凡——山东第一大直男,坐在那里看着一个又一个漂亮男孩献媚。心里平静如水,时不时称赞一下他们的样貌。
一直到秦奋进来的时候。他特意多看了两眼,长得正极了,那张脸就是男性好看的标准吧。卜凡这样想。接着秦奋就坐在了他的旁边,卜凡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这个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喝了两杯酒。
当他拿起第三杯的时候,卜凡把酒夺了下来,这么个喝法会出事的。小伙子长得挺好,不爱惜身体啊。
秦奋笑着对他说了名字,好看的眼睛眯了起来,苹果肌饱满红润,嘴角上翘。卜凡脑子就当机了,这也太可爱了吧!他愣了一会,然后说。
“卜凡。你好。”
“哈,你想让我做什么?喝酒,”秦奋眨了下眼睛,又拿起了一杯酒。“或者别的什么。”
“暗示的好明显啊。”一个男孩轻笑了一声,不屑秦奋的直白,靠在卜凡耳边说。“这也太直接了。”
“别了别了,你喝酒太吓人了。”卜凡没理那个男孩,伸手把秦奋的酒给夺下来,拍了拍那个男孩,男孩很有眼色,笑着走开了。
秦奋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不喝酒,不喝酒那就聊天,可他聊天也尴尬。
秦奋哦了一声,就闭上嘴,坐着观察其他的人,看看应该做什么,他的老师教过他,在不太清楚做些什么的时候,就看看周围的人。
他看见男孩坐在客人的腿上,放荡的大笑,手放的位置都不太合适。
这在干什么?秦奋的脑子好像被酒烧糊涂了,怎么也想不起来这种行为的名称。
卜凡等了秦奋说话两分钟,见秦奋没有说话的意思,就轻笑了一声,说:“你还有点意思,只喝酒不说话。”
“我不会聊天。”秦奋也回以微笑,那两杯酒的劲有点大,他感觉浑身发热,接着他就解开了衬衣的扣子,露出了好看的锁骨。
卜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白皙的皮肤泛着点粉色,秦奋不知死活的用手摸了几下,这种欲露未露的感觉很性感。
“但我会别的。”秦奋把手放下,凑近对卜凡说。
“哦?会什么?”卜凡心里猜出了七八分,前面那几个男孩也是这么说的,答案都差不多,他想逗逗这个样貌清纯,举止风骚的男孩。他把手放到秦奋的脑后,玩弄着秦奋的耳朵。
“我会做数学题。”秦奋认真的说。“我数学特别好。”
卜凡真没想到这个答案,愣了一下,笑了出来。“我最讨厌数学了。”
“那你是没有看到数学美丽的地方!”秦奋把卜凡的手拿开,那手让他觉得有点别扭。他努力的尝试把话题向自己擅长的领域引。“它其实很有意思的。你看……”
秦奋自顾自的讲起了数学,卜凡一句也听不懂,但他很喜欢秦奋说话的样子,眼睛紧紧的盯着对方,带着点笑,说到一些字的时候脸颊会鼓起来,可爱极了,特别是秦奋说话带着点南方口音,这让卜凡觉得秦奋软的可爱。
“你好吵啊。”卜凡捏住秦奋的脸颊,秦奋被捏的脸疼,眼眶被酒的后劲熏的发红,瞪大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可怜的紧。
卜凡按住秦奋的头,低头吻了上去。
来这里不就是做这种事的吗。
他感觉到秦奋的身体僵硬了起来,紧接着,秦奋甩开卜凡的手,整个人惊恐的挣扎起来,卜凡被他推开了,秦奋瞪着卜凡,给了卜凡一巴掌。
秦奋的手没有卜凡想的那么软,大拇指和食指上有一层薄茧,有一点刺手,手指却是细长的,指尖很凉,手心却滚烫。
卜凡反手抓住秦奋的手,秦奋皱着眉头,想把手抽回去,他要跑了,这五千不要也罢。
他抽不回来,卜凡抓的很紧。
“你手保养的可没有你脸好啊。”卜凡用手轻轻蹭着秦奋的手,看见秦奋的脸变的更加红,慌乱的想要把手收回去。
秦奋狠狠的推了下卜凡,卜凡一下没抓住,松开了秦奋,秦奋快速的站起来,跑了出去。
他一刻也不想留下来了。
卜凡笑了一下,看了一眼董岩磊,那孩子已经玩疯了,刚刚不知道被罚了多少杯酒,还在那里玩猜大小,一个男孩坐在他身上大笑着。
他跟了出去,直接把秦奋拉到另外一个小包间里。
那里没有灯,黑漆漆的,秦奋被卜凡捂住嘴巴,按在沙发上。
他能感觉到卜凡炽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脸上。
“你跑什么?”卜凡扣住秦奋的手,随手销上门锁。
“你想干什么。”秦奋缩在沙发里,他的手被卜凡按的很疼,他不敢相信,他居然在回味刚才那个吻的味道。
清新的薄荷味,居然一点酒味都没有。
“想干你。”卜凡用腿分开秦奋的双腿,手抚摸着秦奋的腰。“你喜欢男人吧?”
秦奋居然有点兴奋,他居然有点期待这件事情。他被卜凡摸的腰都软了,这是秦奋打出生以来26年第一次和男性距离这么近。他不敢说话,就怕一张嘴就露馅了。
秦奋不直,秦奋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但他从来没真正的和男人谈过恋爱,他不敢,他怕万一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自己和家人都要遭殃。
“我可以包养你吗?”卜凡按住秦奋的手,看着秦奋。
秦奋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卜凡会这么问。
“干什么的?”秦奋问卜凡,他有点想答应。
“吃饭,聊天,谈恋爱。还有躺床上被干。”卜凡轻轻的咬了下秦奋的耳朵,他可以感觉到这一个小动作就让秦奋体温升高了。“一周一万元,不够我会再给你打。”
秦奋脸红的滴血,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敏感,没有男人这么撩拨过他,不说那个一周一万的价格,他也想答应。
“那我还挺贵的。”秦奋笑的尴尬,用手臂阻挡卜凡靠的更近。
可是被包养怎么说也不好,他在脑子里疯狂的计算家里一个月的开销,父亲上万的医疗费,弟弟们要吃饭,他们还在长身体,衣服也要买,水电煤气,房租,欠银行和亲戚的钱。他需要钱。那两杯酒激发了他对钱的渴望,鬼使神差的,他点了点头,说:“好。”
“你同意了?走吧。”卜凡轻笑一声,低头亲了秦奋一下,把秦奋拉了起来。
秦奋有点吃惊,他以为卜凡会在这里做些什么,这让他有点……失望。
天哪,秦奋,你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废料!秦奋捂着脸,气愤的想。
秦奋低着头揉着手腕,跟在卜凡身后,卜凡转过身,一把搂住秦奋的肩,把秦奋揽在怀里,和平时搂女孩一样。
秦奋这时候才注意到卜凡有多高,卜凡高了秦奋一个头,秦奋要抬着头才能和卜凡说到话。
“你说你跑什么跑。”卜凡拉过秦奋的手,低下头看了看,白嫩的手腕上他的指印非常明显。“我下手重了。”
卜凡把秦奋拉到车上,秦奋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侧着头看卜凡。
卜凡长得很立体,脸上的直线条非常多,眼睛很大,眉毛很浓,明明很好看。
“秦奋?看什么呢?”卜凡也不转头,笑着问秦奋。
秦奋脸红了起来,也不回答,把头低下去,看着自己的手腕。
“又不说话。”卜凡有点生气了,把车停在路边,扭头看秦奋。“这么不想理我?”
“不是,你不是说我很吵吗?”秦奋低着头,感觉卜凡靠的太近了,男性荷尔蒙的气味混合着香水味,让秦奋吞了口口水。“你不要靠这么近。”我怕你再亲我几次我就会忍不住蹭过去。
“嗯?”卜凡眯缝着眼睛,又靠近了点。“以后会更近的。”说着用手拧了把秦奋的脸,手感非常好,软弹水滑,吹弹可破。
“很奇怪……”秦奋向离卜凡远的地方缩了缩,用手阻挡住卜凡的手。“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
“嗯?”
“我只是去推销酒的……”秦奋护住自己的脸,小声的说。“我不是去做那个工作的。”
“你答应了,你别想反悔。”卜凡看着秦奋紧张的样子,把秦奋的手拨开,捏着秦奋的脸,“我以前也没有养过男人,你还是第一个呢。”
“哦。”秦奋小声的回应,脸被捏的生疼。他觉得卜凡有点暴力倾向,总是下手很重。
“但应该和女的差不多吧。”卜凡按住秦奋,凑到秦奋的耳边,问“你要不要试一试?”
没等秦奋回答,卜凡就按着秦奋的头强迫他接受一个吻。
秦奋嘴闭的很紧,卜凡停了一下,命令到,张嘴。
秦奋的头发被抓的很痛,把嘴张开了一点点,卜凡的舌头就伸了进去。
卜凡的吻带着一点点的薄荷味,很好闻,这让秦奋不觉得讨厌,卜凡的吻技也很好,秦奋被吻的晕头转向,手都抓不住卜凡的衣服。
秦奋的嘴唇很软,比卜凡以前吻过的任何女孩的都要软,这让卜凡很喜欢,并且确定了自已不太直的想法。秦奋的吻技非常差,没有一点技巧,但很乖,没有抗拒。
大概一分钟后,卜凡停下了对秦奋嘴唇的虐待,看着秦奋,说:“你吻技太差了,我会觉得我的钱花的有点亏。”
“我……我会练的。”秦奋红着脸说,眼睛里面水汽氤氲,他不会接吻。
秦奋又看了会卜凡,小声的说:“你是第一个和我接吻的人。”
“真假的?”卜凡笑了出来,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嘴唇,“没事,我陪你练。”
秦奋不说话,他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
“你学校在哪里?”卜凡看秦奋不说话,继续问问题,那老板告诉他他们这的男孩都是附近的大学生。一般这种事情很好猜的,可这附近是个大学城,什么大学都有。
“xx附中。”秦奋小声的说,
卜凡愣了一下,加上刚才秦奋说第一次什么的,让他对秦奋的年龄做出来错误的判断。
“高中生?未成年?那你长得很成熟啊。”卜凡把秦奋的脸掰过来,又打量了一遍。嫩是嫩,可是没有高中生那种被学业压力压迫已久的感觉。“叫声daddy。”
“不是,我工作了。我是老师,教数学的!”秦奋立刻否认,被认错年龄很让人着急的,等他反应到卜凡语气里的欣喜的时候,心里有一点点的堵,小声问,“你喜欢年轻的?”
卜凡没有正面回答。“我喜欢听你喊我daddy。”
“不……不要。”秦奋清楚卜凡在玩他,小声的拒绝卜凡,卜凡手上的劲更大了。
“乖一点,宝宝。”
秦奋被这声宝宝喊得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现在确实是被人包养。咬咬牙,小声的喊了出来。“daday.”
卜凡笑了起来,感觉自己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你是老师对吧,暑假应该全天都有空吧?”
秦奋摇了摇头,说:“暑假要出去培训,开会,还有学生找我补习,报告和下学期的计划都要做……”
“这么忙?”卜凡不太相信,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老师暑假的生活。
“嗯,我还想带竞赛什么的。”秦奋笑的特别开心,“带竞赛的课时费还挺高的。”
“这个你拿着,有需要的时候我会找你的。”卜凡递给秦奋一个小盒子,看盒子就知道是最近出的某全面屏。“密码是0413,里面有我的手机号。”
“不不不用的!”秦奋没敢接,这让他觉得很慌张,他什么都没做就收礼物,怎么想都不太好。
卜凡瞪了秦奋一眼,用一只手顺着秦奋的头发。“就当是对你初吻的补偿,抱歉没有给你一个美好的第一次。”
秦奋脸红了起来,卜凡声音很低,认真说话的声音极悦耳,说话的内容也让人浮想联翩。第一次什么的。秦奋没有再拒绝,事实是,他的脑子现在想不了别的事。
“接下来想去哪里?”卜凡把盒子塞到秦奋手里,“你家,我家?”
“我家。”秦奋不敢抬头,怕卜凡发现自己在脸红。“在东北六环。”
“这么远?”
“那我去坐地铁。”秦奋立刻回答,这是现在远离卜凡的好机会,他需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别别别,我家也在六环。这个点地铁也停了。”卜凡赶忙拦住秦奋,第一次可不能留下小气的印象。“挺顺路的。”
“谢谢你。”秦奋看了一眼表,十二点了,地铁确实停了。“麻烦你了。”


tbc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