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RDJ的Dec.16

美术生,漫威坑里作,娃娘。我爱多角恋和冷CP(*°∀°)=3
奇怪的拉郎也喜欢,但我不吃洛基和郭德纲……

【奋奋卜平】Extraordinary Daddy


生物钟把秦奋叫了起来,秦奋看着闹钟上的七点四十五,立刻摸起来最近的一个手机按出一串电话号码。
“老韩……咱俩换一下课,第一堂课我去不了……”
“怎么了?宝贝?”卜凡跟着坐起来问了一句。
“这谁的手机,他谁啊?”韩沐泊听起来很生气,说完就挂了电话。“有时间解释一下。”
秦奋也没时间想韩沐泊怎么想了,他首先要收拾好自己去学校上课。
卜凡坐在一旁看着秦奋,他刚醒脑子有点晕。
“你去哪?”卜凡一把揽住秦奋的腰按了回去。
“上课。”秦奋挣扎着,感觉下半身都没了知觉。
卜凡笑了一声,手抚摸着秦奋的脖子。“你好好听听你嗓子成什么样了。”
秦奋这才注意到他的声音沙哑的吓人,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位置和形状也令人浮想联翩。
“你的衣服,我觉得也不能穿了。”卜凡指了指地上的布料,“你打算光着去?”
秦奋着急的想打人,看了看卜凡却没打下去。
“哎呦,那怎么办呀!”秦奋抓了抓头发,突然看着卜凡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daddy,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我觉得咱俩身材差不多……”
“我比你高了十多厘米!”卜凡 站起来扶住秦奋的腰,看得出来,秦奋站的挺辛苦的。“我给你找一下有没有小一点的。”
卜凡记得木子洋有几件衣服放在这里,木子洋比秦奋高不了多少,应该能穿。
“你试一试。”卜凡把衣服找出来,心想木子洋估计也忘了。
秦奋拿出来一看,差点吓掉了。
“你这什么衣服啊!”
那是一件红黑渐变的真丝衬衫,和一条黑色短裤。
“挺好看的,你随便穿穿,不喜欢回头给你买。”卜凡安抚性的拍了拍秦奋的后颈,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你穿多大的裤子?”
“30或31?”秦奋想了想说,觉得自己腰应该不算粗。
“那个你穿不了,有点小。”卜凡想了想,开始翻自己的衣柜,木子洋的腰围只有28,差了两码。
秦奋一抿嘴,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没想到还真的粗了。
“不是吧,你这给谁买的,这么瘦?”秦奋掏出来那件衬衫,自顾自的穿上了,上衣到还能穿上,这让秦奋欣慰了一点。
“我学长买的,他特别瘦,身上一点肉都没有。”卜凡掏出来一条裤子,希望没有大太多。“你试试这个,我给你找条皮带。”
裤子长了一点,也大了一点,秦奋穿的松松垮垮的,挂在腰上。
卜凡弯下腰帮秦奋卷起裤脚,仔细打量了一下,觉得能出去见人了,这张脸真的是什么衣服都穿的起来。
“走吧。”卜凡从门口拿起钥匙,打开了门。

两个人一路上没怎么说话,秦奋嗓子疼,根本说不出来什么,卜凡也想不到话题。
卜凡家离秦奋的学校很近,这也是为什么灵超选择在卜凡家住的原因之一。
“这就是你家也在六环?”秦奋等卜凡停下来,小声的质疑道。
“啊?”卜凡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突然想到第一天见面的时候给秦奋说的什么。“那不是想送你回家嘛,都那个点了。”
“谢谢。”秦奋给了卜凡一个微笑,觉得自己有点事多了。
卜凡突然抓住秦奋,凑了过来,按住秦奋来了一个吻。
卜凡沉迷于和秦奋的唇舌交互,秦奋一笑他就想靠近秦奋的嘴唇,秦奋的脸。
“吻技变好了。”卜凡看着秦奋说,认真的让秦奋都觉得害羞。
“我走了!”秦奋逃跑似的下了车,决定去问周锐怎么办
等到秦奋进了学校,卜凡还没走。卜凡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拉开手机一看,都是灵超今天早上发的,他才想起来他忘了给灵超说他带人回家。
『你禽兽啊!你玷污人民教师!我昨天一进门就听见我老师再那哭!我就跑了!』
『你有没有想过我昨天睡哪?』
『我老师咋还没来?』
『第二堂课了!』
最后几条是最新的。
『你太过分了!我老师都站不稳了!』
『他嗓子都哑了!』
『谢谢你让我开学第三天就做随堂小测🙃』
『他身上的衣服是啥啊!那不会是洋哥前几天买的吧?那是秋季款啊!』
『那裤子是你的吧?』
『你就不能给他买几件好看衣服?』
卜凡心想随堂小测也堵不住你的嘴啊,手机往后面一扔,下车买早点去了。

秦奋下了课,回到办公室,就看见桌子上放着一碗粥。
对面的周锐的神情和吃了屎没啥两样。
“秦奋,你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手!”周锐今天是真真切切的看清楚卜凡的脸了,他真的不敢相信那个就是秦奋的小男友。“他看着就和一个学生一样!”
卜凡今天穿的很乖,一件衬衫还有一条牛仔裤,没什么装饰,为了进学校,甚至从后备箱里掏出来一个书包。
第一眼看上去真的很像高中生。
他进办公室也挺有礼貌的,还说了声报告,进去一看就周锐一个人,立刻变了脸色。
“他居然威胁我!你知道嘛!”周锐气的脸都红了,他实在想不通秦奋怎么会去和这么幼稚的人谈恋爱。
卜凡也不问周锐秦奋坐哪,一眼就看见秦奋的书包了。
卜凡把粥放在那,瞪着周锐,开始说话了:“你离秦奋远点,他不是你能碰的人。”
说完就走,周锐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发展太快。
“他中二病吧!”周锐一拍桌子,红笔墨都甩了出来。
秦奋笑而不语,觉得要给卜凡说一说这种事了,还好碰到的是周锐,其他人这个说可就完了,被发现就事大了。
秦奋突然想到了韩沐泊,他说要谈一谈。
“老韩呢?”秦奋指了指旁边的位置,问周锐。
“他回家了。”周锐手一摊。“你居然从来没给他说过你的性取向?”
“你说了?”秦奋觉得自己快疯了,他怎么让韩沐泊那个老古板接受这个事。
“说了,昨天喝的有点多。”周锐很坦然,“你说过他是你最好的朋友!还和我说你什么事都给他说!”
“我的天哪……”秦奋觉得脑壳剧痛。
“他本来不信的,你今天早上给他打的那个电话真的让他气疯了。”周锐手一点也不停。“你不要瞒着他,好好和他说。”
“完了完了。”秦奋一看手机,韩沐泊发的,中午一起去吃顿饭。“你觉得忘记了这个理由怎么样?”
“坦白从宽。”周锐停了下来,给秦奋比了个加油的动作。

秦奋一出校门,就发现卜凡靠在门旁边,看见他出来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秦奋,中午一起吃饭!”这是秦奋和卜凡的约定之一,大庭广众喊全名。
秦奋露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委婉的表达了自己没时间的意思。
“晚上呢?”
“我在学校吃。”秦奋又拒绝了。
“我给你送饭好不好?”卜凡提出了一个秦奋几乎没法拒绝的建议。
“太麻烦你了。”
“我想见见你。”卜凡眨着眼睛说,他觉得这都算是恳求了。
“好吧。”

向韩沐泊坦白自己的性取向一直都是个难题。
可秦奋现在要解决更难的一个问题。
对韩沐泊坦白性取向并让他原谅他瞒了他这么多年。
秦奋颤颤巍巍的点菜,努力回想韩沐泊的喜好,还好,这不是什么难事。
韩沐泊一言不发的喝茶,看着秦奋点完菜,还是生气。
“老韩,你别生我气了。”秦奋换了个位置做到韩沐泊旁边,拉着韩沐泊的胳膊撒娇。“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就是你决定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韩沐泊把杯子放下来,开始吼秦奋了。“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重要吗?周锐都知道,我还不知道,你认识周锐几天,认识我几天?”
“我和周锐也认识三四年了……”
“我又不是什么老古板,你为什么要瞒着我?还天天说什么攒媳妇本,还拉着我和你一起攒,现在就谈男朋友了?我真的我要被你气死了。”韩沐泊偏着头,按住秦奋不让秦奋继续撒娇。
“好好好,是我不对。”秦奋双手合十,作出诚心道歉的样子。“你看现在你也知道了,你是第二个知道的人哦!”
“你居然第一个和周锐坦白!”
“他自己看出来的!”
韩沐泊把秦奋拉开,让秦奋坐到对面,更加严肃了。
“和我谈谈你现在交往的人吧。”
秦奋一愣,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韩沐泊一看就知道秦奋一定很喜欢那个人。
“有点孩子气,对我很好。嗯……又高又帅。”
“花心吗?”这是韩沐泊最担心的地方,秦奋陷进去了,如果对方渣,秦奋就会受伤,他不想让秦奋受伤。
“花。”秦奋想起来上次在微信上看见的那几百个女孩的照片,心里都有点慌张。“没办法啊,他那么好,花心也没办法。”
“你要管管他啊。”韩沐泊不太明白秦奋怎么能这么平静的接受这一点。
秦奋依旧笑着,嘴上说的话却很凄凉,“我给你讲个事哦,你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说吧。”
“我没有和他谈,我是被他包养的,他就算是找别人了,我也没有任何立场说他。他要是和别的女孩交往,我就是小三。就是这种情况。”
韩沐泊直接扔了筷子,小声的吼秦奋。“你缺钱可以找我借,没必要去做这种事情。”
“你和家里闹翻了,没比我好哪里去,总不能让你去求你爸和你哥吧。”秦奋用筷子扒了扒米饭,笑着说。“而且我喜欢他。这样也算是在一起了吧。”
韩沐泊没有回答,低头吃饭。


秦奋和韩沐泊坐在靠窗口,对面一家店坐着卜凡和灵超。
“卧槽,小弟,他们抱起来了抱起来了!”卜凡气的一拍桌子就想去对面打人。“我现在就去打死这对狗男女!”
“男男。”灵超拉住卜凡,塞了个包子给卜凡。“先吃饭,一会儿再说打人的事。”
“秦奋怎么对他笑这么甜!他都没对我笑这么甜!秦奋还蹭上去了!蹭什么啊?有什么好蹭的!”卜凡扒着千叶窗,像一个变态一样盯着秦奋的一举一动。
他就是在秦奋拒绝和他吃午饭以后,跟着秦奋来的这家店。
这么一说感觉真的很变态。
“凡哥,这蟹黄包挺好吃的。”灵超假装不在意,劝卜凡吃东西。
“那男的谁啊?”
“哦,你的头号情敌。”灵超继续吃包子,“这豆沙包也好吃。”
“你别吃了,你说说他怎么就我情敌了。”卜凡伸手把灵超手里的包子抢下来,开始问话。
“那个是我语文老师,姓韩,教书挺好的,班主任也当的很认真,和我班主任从大学就是同学,认识都快九年了,出来工作就一起带课,年年带出来的成绩都特别好,最近几年就只带实验班了。人家感情基础都比你深厚。”灵超皱着眉头想把包子抢回来。“你和我班主任最大的联系就是钱了吧。”
“是啊,怎么了?”
“韩老师也有钱啊,你知道韩承锦吧,那是他哥。”灵超随手拿了个刚上来的奶黄包,又吃起来。“你最大的优势都没了。”
“那秦奋怎么还去打这么多工。”
“找朋友借钱也不太好意思啊。”灵超一口一口吃的很认真。“情侣之间也不好开口吧。”
“情什么侣啊,秦奋就我一个男人,你记好了!”卜凡想了想,说:“你平时多去办公室看看,把他俩隔开,多问问题!好好学习。”
灵超翻了个白眼,不以为然。“你别对我老师这么凶,你昨晚是打他了吗?他脖子上青的太可怕了。”
“没有,那是亲的。”卜凡刷的坐直,反驳灵超的猜想。
“你轻一点!我老师今天课都讲不了了。这太耽误事了,你要走心就别走肾啊。”灵超翻了个白眼,心想卜凡真不会谈恋爱。
卜凡朝窗外扫了一眼,就看见秦奋抓着韩沐泊的手从饭馆里走出去,气的一拍桌子就想去打人。
灵超眼疾手快拦了下来,他怕自己的两个主科老师全部都进医院。
“哥,我高三了,一堂课都不想缺!”

我最近在成都旅游
回去之后就要去集训了
之后的更新不会断的
但是可能会慢一点
对了,成都特别好玩
还有很多的好吃的
但是总是下雨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