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RDJ的Dec.16

美术生,漫威坑里作,娃娘。我爱多角恋和冷CP(*°∀°)=3
奇怪的拉郎也喜欢,但我不吃洛基和郭德纲……

【伏黛】Tidal Locking(0~1)

前方避雷!

有修仙!(不多,大部分是正经谈恋爱……大概就只有一开始,中间可能会有一点道法,黛玉不怎么修仙,她学魔法……)
恩……估计会有点长……

大概是黛玉又去投了次胎……

性格特点不会有变化的,因为说到底还是那株绛珠草……

最后肯定BE啦……不过中途会甜!

————————————————————————————————————————

离恨天上,太虚幻境
“妹妹还要再下凡去?”警幻仙子端着一杯茶,打开茶杯盖,吹了口气,看着杯子里茶水荡起的波纹。笑着对坐在她旁边的女子说。“就因为那神瑛吵闹着又要下凡?你可曾想好?”
“姐姐,让我去吧。”那女子说。
“执迷不悟。”警幻仙子把茶盅放在小几上,叹了口气,却没有拒绝。“那你便去吧。”
“谢谢姐姐。”那女子轻轻的说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警幻看着那女子的背影,叹了口气。
“再怎么转世,那都还是你啊,故事也不会变啊。”

1927年   姑苏
姑苏城外有座山,连绵百里,峰峰峦耸翠,最高的那个山峰,常年云雾迷蒙,见不到山顶。
这山名花异草,珍禽异兽,应有尽有,景色壮丽,天下闻名。
只是这么有名的一座山,却没有名字,世人只称这里为:林家堡。
修仙界的第一门派,林家堡的大殿——太阳宫就修在那最高的山峰的中段。
这林家堡本是江湖中的一个小门小派,一千多年前势力却突飞猛进,在当时的堡主林坤的带领下,只用了一代人便让“林家堡”的名字响彻江湖,接下来的几代宗主更是不断的为林家堡加固根基。这林家堡居然历时千年而人丁兴旺,人才辈出,当真难得。
和其他修真门派不同,除了堡主外,还有一位大祭司和堡主共同治理帮派,林家堡每当要做出重大的决定或发生了什么奇异的事情,都会请大祭司来观星占卜。
林如海不明白为什么他女儿刚出生,大祭司就召他和他女儿去星海台,他抱着他女儿在山间小道狂奔,大理石铺成的台阶一阶比一阶高,走到后面还有断掉的地方,他皱着眉头踩在泥水里,溅了一靴子的泥渍,白色绣着金色太阳的衣摆也溅上了星星点点的泥水。
回去一定要派人把这路修了!林如海恨恨的想,叹了口气,继续向山上赶。
从半山腰到山顶,距离还是不短的,却因为古老的门规而不能御剑飞行。
林如海抱着女儿站在山顶,大口的喘气,看着那白墙青瓦,没有一丝一毫的装饰,只在那扇黑色大门上,有着一木匾,上面写着,星海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朴素的有点寒颤。走上前,敲了敲那扇黑色的木门,然后高声道:“林家堡第十三代堡主林如海前来拜见大祭司!”
门“吱呀”一声开了,却并没有人出来,只听见一声“进来”,声音倒是非常好听的。
林如海推开门,晃了晃怀中的女婴,进了那门。
那星海台并不大,一眼就能看完,只有一个巨大的观星仪摆在中央,观星仪旁,站着一个年轻人,满头的白发披在肩上,在澄澈的月光下,反射着水一样的光。
他转过身,淡灰色的瞳孔看着林如海,又看了看他怀中的女婴。
“过来。”
林如海走了过去,把女婴递给大祭司。
“大祭司,你见我女儿做什么?”林如海蹲在台阶上,抬头看着大祭司。“你说说我这女儿怎么就的了你的青睐。”
“你女儿是仙子下凡,修仙的好材料,天赋极高,更甚你我。”大祭司看着女婴,眼中露出一丝悲哀。“可惜短命。”
林如海听了,腾的站了起来,揪住大祭司的领子就骂:“你怎么咒我女儿!”
那女婴突然开始哭闹起来,林如海手忙脚乱的开始哄女婴,那女婴却一直哭闹。
大祭司低下头,拍了拍女婴,哭声渐小。
“她命里头有灾,却不是不能躲的。”大祭司看着林如海,轻轻的说。
林如海虽不高兴他说自己女儿短命,但也知道大祭司从不算错,叹了一口气,说:“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样呢?请大祭司告知救小女的方法。”
“她命中注定为情而死,改这条命需要的代价极大,你可愿意。”
“愿意,这是我林如海的女儿。我要她做天底下最快乐的姑娘。这可不能命薄啊。”林如海看着女婴,笑着说,脸上尽是慈爱。
大祭司闭上眼,弯起嘴角,笑了一下,那一笑竟像满天星光洒向凡间,璀璨夺目。
“如您所愿,我会准备的。”大祭司掏出一个药罐,递给林如海。“她会需要这药的,吃完了,我便会给你送去。”
林如海接过药瓶,打开闻了闻,只觉一股异香扑鼻,混杂在其中有一丝苦涩的药味,混在一起却并不难闻。
“回去吧。”大祭司对林如海说,垂下了眼睛,下了逐客令。又忽然问,“她的名字是什么?”
林如海也不多留,转身就走,听到问题顿了一下,回答道:“还没想好,本想满月时,让你赐个名的……”
“黛玉吧,叫她黛玉吧。”大祭司身子颤抖了一下,像在竭力忍着什么,用手捂着嘴,不让咳嗽声露出来。
林如海听了,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大祭司看着林如海的背影,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血滴在他身上,在他月白色的袍子上,染出一片暗色。他看着那口血,苦笑了一声。
“天机不可泄露啊……”他从怀里掏出手帕,擦了擦嘴。“希望能救这林家堡……”
夜色中,一只灰色的猫头鹰飞到他的身边,腿上绑着一封信。




金璧辉煌的霍格沃茨礼堂正在举行着新生欢迎会,魔法穹顶模拟着外面恶劣的天气,电闪雷鸣的暴雨搭配着穹顶下数以千计燃烧着的蜡烛,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哈利绝望的把鞋子里的水倒出来,想着韦斯莱夫人平时用的干燥咒的咒语,很不幸,他一点儿也不记得。他带着些许期盼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赫敏,希望她可以注意到湿到内裤的他,发发慈悲,帮他念几个干燥咒。
麦格教授拿着一个三角椅和一个破破烂烂的巫师帽走了出来,放在教师长桌的前面。
分院仪式要开始了。
分院帽开始唱它想了一整年的歌儿,那和哈利入学时唱的歌儿不一样。哈利对这件事表现出一丝惊讶,随即专注于自己湿透了的衣服。
分院帽在做着艰难的抉择,犹豫着孩子该去哪一个学院。
也许并不,只不过十几分钟队伍就少了一半。
“啊,快开饭吧, 我快饿死了。”罗恩趴在桌子上,头发里的水滴在桌子上,汇成一小滩水。“我还冷。”
赫敏转过头,拿着魔杖给罗恩的头发念了个干燥咒。罗恩的头发现在乱糟糟的炸成一团,和赫敏平时的头发很像。比那更糟。
“你们要学着照顾自己,日常用的生活魔咒也是要学的,你看,连马尔福都会这些咒语。”赫敏皱着眉毛,脸上的表情完美的诠释了一个俗语——“恨铁不成钢”。
“你是故意的!”罗恩用手疯狂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让他们变得不那么蓬乱。“你就没有给你自己用!”
“哦,得了吧!是你说你冷的!”赫敏用一条毛巾拧着她的头发,不屑的回击道。“我只是怕你因为冰冷潮湿的头发而得了重感冒!”
“你也没有给哈利用!”
战火突然烧到哈利的身上,哈利看着赫敏握紧的魔杖和罗恩的头发,他下意识的向后撤了一下。
“不了,谢谢,我不冷。”哈利向赫敏快速的摆手,企图让她放过他的头发。“你看,邓布利多似乎想讲些什么。”他指着从教工长桌正中间走出来的邓布利多说,试图转移话题。
并且他成功了,赫敏的注意力立刻到了邓布利多身上,罗恩给哈利做了个鬼脸,也看向了邓布利多。
“我有些事要讲——”下面响起一片的叹气声。“——好吧,那我现在只想说,吃吧!”
伴随着学生们的欢呼和刀叉碰撞的叮当声,金色的餐盘上立刻盛满了各色佳肴。
食物非常美味,这让哈利感觉好多了,至少不是又饿又冷的了。罗恩看起来也好了不少,虽然为了劝赫敏吃饭而愁眉苦脸的。
“这是奴隶劳动!”自从赫敏知道霍格沃茨也有家养小精灵,而且就在她身边为他们干活后,就一口饭也不愿意吃了。
“她总不能把自己饿死!”罗恩咬着自己那份约克郡布丁,对哈利说。又转过头端着各种甜点给她,“你看,糖浆馅饼,还有巧克力蛋糕呢。”
赫敏瞪了他一眼,他就收敛了许多。那眼神让哈利想到了麦格教授。哦,她还不是女生学生会会长呢!
饶了我吧。哈利想。快做点什么,邓布利多,快做点什么让这顿饭结束。
似乎听到了他的想法,餐盘里的点心残渣开始消失,当桌子上餐盘再次变得一干二净时,邓布利多站了起来。
吵闹的大厅立刻安静下来,每个人都扭头看着这位老校长。
“我想大家现在都吃饱喝足了!”赫敏撇了撇嘴,发出一个不雅的“呸”。“那我就要宣布一些事情了!”
“今年我们不举行魁地奇比赛了!”邓布利多话音未落,学生愤怒的声音就潮水般的起来了,特别是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员,韦斯莱家的双胞胎愤怒的敲着桌子。
“哦!他不能够……”
“安静!”邓布利多举起双手,面带微笑看着韦斯莱。“以及我当然能。”
“这是因为从今年的十月份开始,一直延续一整个学年。霍格沃茨将举办一场大型活动,老师们会为此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我相信你们都会——怎么了?费尔奇?”
学校的看门人费尔奇想要跑过来,事情似乎很紧急,但因为坡脚的缘故,那模样滑稽极了。不少学生压着嗓子笑他。
在费尔奇的后面,有着另外一个人,一个拄着一根拐杖,穿着黑色的旅行斗篷的男人。他就站在门口,他走进礼堂,就在这时,礼堂上方一道叉状闪电划过穹顶,赫敏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男人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往教工长桌走去。哈利从没见过这样的一张脸。
歪斜的嘴巴,就像是最后硬加上去的鼻子——残缺不全,以及那一大一小颜色不同的双眼,黑色的眼睛很小,蓝色的则大的吓人,咕噜咕噜的乱转,忽的又整个翻到后面,只留下一个骇人的眼白。
那男人走到邓布利多面前。和邓布利多握手,低声耳语了几句,声音极轻,没人听得清。接着他走到教工长桌,邓布利多的座位旁的空位,扯过一盘香肠吃了起来,那眼睛依然咕噜咕噜的转着,观测着老师和学生。
“允许我介绍一下,我们新来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穆迪教授。”邓布利多愉快的介绍着那男人。抬起手臂鼓起了掌,海格跟着鼓了起来,两个人的掌声在安静的大厅里显得突兀而尴尬。
除了他俩没人鼓掌。
邓布利多和海格鼓了几下就识趣的停了下来。
邓布利多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你们一定会喜欢今年的活动的!我非常高兴向大家宣布,今年在霍格沃茨——我们将举行一个已经长达一个世纪没有举行的盛大活动——”他注意到没有学生在听他说话。
所有的学生都看着穆迪,那对他们来说太有震撼力了。那是穆迪啊!前任傲罗!据说阿斯卡班有一半都是他填满的。
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他的身上,继续说:“三强争霸赛!”
“你在开玩笑!”弗雷德和乔治异口同声的惊呼道。
“哦,我没有来玩笑,但你说到开玩笑我就有一个玩……”邓布利多看着韦斯莱家的双胞胎,愉快的说。麦格教授很响的咳了一声。
礼堂里的气氛缓和了下来,人们开始露出笑容,交头接耳。
“噢——这不是说笑话的场合,我刚说到哪里了?”邓布利多摸了摸他雪白的胡子。“哦……三强争霸赛,对的,我知道你们有的人不太了解这个比赛,所以我会向你们解释一下。”
“三强争霸赛是大概七百多年前创立的,是欧洲三所最大的魔法学校举行的友谊赛……”
哈利听着听着走神了,门外好像有什么人,脚步声不是很清晰,鞋子应该和他们常穿的不一样。
仔细一听,似乎还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
那男孩的声音听起来很愤怒,费尔奇用英语同他们说了些什么,那男孩立刻转成英语。
“你们……欺负……”听不清,什么都听不清,哈利转头看着礼堂大门,不自觉的想向那边移。
“霍格沃茨也不过如此!”那男孩似乎是生气了,声音有点大的了。“本说好直接进礼堂的,怎得到了这儿……”
似乎有人打断了那男孩,声音停了下来。
“……布斯巴顿和和德姆斯特朗的代表团将会在十月份到达,和我们共同度过一个愉快的学年。我知道当我们的外国朋友到这里的时候你们都会表现的热情友好,并且会全心全意的支持霍格沃茨的勇士,无论他是哪个学院的。”邓布利多停了下来,轻咳了两声,继续说。“同时让我们欢迎来自遥远的东方国度,为我们这次三强争霸赛做出巨大帮助的林黛玉——她曾是我的学生,你们的学姐。这次前来还带着她的得意门生,让我们欢迎他们!”
大门再次打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眉目精致,却如蒙了一层水汽,烟雨朦胧的,使人看不太真实,又穿了一袭白衣外罩一件黛青色薄纱褙子,整个人就像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她走路的姿态如弱柳扶风,手中的拂尘在经过哈利时轻轻的挥了一下,一股苦涩的香味诱得哈利深吸了一口气。
“她真年轻。”罗恩红着脸小声的说。“她可能才刚毕业吧”
跟在林黛玉后面的还有两个人,一个男孩看着不过十七八岁,着一身青衣,样式和另两人皆不同,衣服袖口领口处又用金银两线绣着太阳流云纹,穿的鞋子也真的和哈利他们不同,黑色厚底缎面的布靴,鞋头尖尖的翘起来。黑发在脑后用白玉发冠束成个马尾,坠着几条白玉串成的流苏,随着走动若隐若现,更显得发黑如墨,腰上挂着一柄流光溢彩的剑,只是看那剑鞘就知道不是凡品。那男孩皱着眉头,嘴巴抿成一条直线,看起来还没消气。
另一个看着成熟些,却也不过20多岁的模样。和男孩的马尾不同,他的头发则梳成了一个整整齐齐的髻,也是个白玉的发冠束着,又用一根打磨的光滑的木簪子固定,白色的交领长袍外罩一件淡紫的薄纱褙子,也在袖口处绣着太阳纹,腰间别的却不是剑,而是一只暗紫色的竹笛。进来时确是笑着的,好看的凤眼微微迷着,虽不如那小少年的桃花眼招人喜欢,却也有万千风情。
这三人皆风流潇洒不似凡人。三人走到教工长桌前,同邓布利多行礼。
待到黛玉和邓布利多行完礼后,二人寒暄了几句,不知说到什么,惹得黛玉捂着嘴笑了起来,又不知用了什么扩音的魔法,使得整个礼堂都能听见她的声音。
“这霍格沃茨的待客之道也真是大不如前了,外面那么大的雨,竟让我们在外面候着。进来了还要饿着肚子给各位讲几句话,还真真是欺负我们娘仨敌不过你们这么个学校了。倒显得我硬凑上来沾您这争霸赛的光了。”那位林姑娘柔柔弱弱的模样,声音也是轻声细语的,话听着却同刀子般尖利,直捅的人心肝脾肺不得劲儿。
邓布利多只是笑着看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继续。
黛玉微微一笑,继续说着:“校长说让我介绍下自己,我可不知道怎得做,今天见了从前的老师,心里欢喜的很,却没看见我的老同学,你们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
哈利正纳闷,这新上任的穆迪教授很明显和这林姑娘不相识,两人甚至没有过一次对视,怎得就认识了。更别说穆迪就在那里。正在这时,他听见黛玉继续说。
“我叫什么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我来自中国,林家堡第十四代堡主,霍格沃茨1945年毕业的学生,来自斯莱特林……”
听到这里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发出了一声惊叹。
“你听见了吗?她今年都要有七十了,确只像是二十多岁!”哈利听见帕瓦蒂说,眼中的羡慕不言而喻。
“比起这个,我更不信她是个斯莱特林!她看起来那么的……”另一个学生说,却没想到用什么词来形容。
“美好。”弗雷德和乔治接着说,过了几秒,他俩又同时改了口。“干净。”
黛玉对学生的反应似乎不太满意。“将会是你们下一个学年的道术理论课的教授。”
下面的学生躁动了起来,黛玉转过脸看了一眼邓布利多,问:“你还没说?”
“好了孩子们,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件事,新的一门课,试行一年,这是一门实用而又有趣的课。”邓布利多捋着他的白长胡子,笑着说。“感谢你们的林教授答应我的请求!”
黛玉不着痕迹的四处看着,她能感觉到那个人的存在,她绝不可能认错的,可她却任哪儿都找不到他。
她再次环视了一次大厅,确定确实没看见那个人后,张口问了邓布利多。
“教授,汤姆呢?汤姆·里德尔呢?”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