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RDJ的Dec.16

美术生,漫威坑里作,娃娘。我爱多角恋和冷CP(*°∀°)=3
奇怪的拉郎也喜欢,但我不吃洛基和郭德纲……

【伏黛】Tidal Locking(2—3)

保持冷静,我私自加了一组原创人物……我实在找不到当时的级长是谁了,兰生是私心……
然后下次再更的时候一定会开始伏黛正文的!
好好谈恋爱啥的。
————————————————————————————

“教授,汤姆呢?汤姆·里德尔呢?”
黛玉施的扩音魔法还没有取消,所有人都听见了她的问题。
穆迪猛的抬起头,蓝色的那只眼睛盯着黛玉,嘴唇抽起来,手中的叉子也因为用力过猛而弯折了。
邓布利多怔了一下,似乎被黛玉的问题吓到了。但他很快的恢复了镇定,朗声对同学们说:“用餐时间结束了,各个学院的学生由级长带回寝室。”又对黛玉说,“你们还没吃饭吧,到我的办公室里吃些东西吧。”
下面的学生站了起来,一下子衣服摩擦的声音,板凳挪动的声音,小声交谈的声音充斥了整个礼堂。同时,邓布利多引着黛玉从教师长桌后面的小门走。
哈利又转头看了一眼黛玉,那确实是个干净美丽的姑娘,看着并不像是黑巫师。
“她说的是那个人的名字!”哈利凑到罗恩和赫敏中间,揽住他两位好友的肩。“那个神秘人!”
“你是说她和神秘人是一伙的?”罗恩惊讶的问。赫敏赶紧拉住了他。
“嘘!”赫敏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你不能这么随意的给一个人下定论!”
“但她……”罗恩还想说些什么。
“我觉得她不是!”赫敏瞪了一眼罗恩,打断了他的话。“她问的是汤姆!汤姆·里德尔!而不是……我们都知道那个人是谁的名字或是黑魔王!而且……”
“而且怎么会有食死徒会傻到当着大家的面找伏地魔。”哈利接着说,揉了揉罗恩的头,也许赫敏刚刚的一个魔法还烘干了罗恩的脑子。
“但你……”罗恩还想说些什么。
“别傻了,我想哈利的意思是或许那个女人会知道一些神秘人的事情,或是别的……我也不太清楚。”赫敏也揉了揉罗恩蓬松的头发,和哈利对视一眼,向前走去。
只留下罗恩一个人在过道中间思考。
“什么……哎!你们别走!”


“蟑螂堆。”邓布利多对着校长室门口的狮头鹰身雕像说。雕像缓缓上升,露出了一层石阶。“请进,林教授。”
“兰生,让麦格教授带你们找见屋子睡去罢,莫提太多要求,免得招人家嫌。”黛玉在那位稳重些的少年耳边低声说。
“弟子明白,仙姑放心吧。”兰生向黛玉作了个揖,目送着黛玉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里,这才转身走到麦格教授身旁。他拉着另一位少年向麦格教授又作了个揖。
麦格教授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他。
“你们可以住在格兰芬多的宿舍,他们非常的热情,我想你们会喜欢他们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就让格兰芬多的级长去准备,可以说,在霍格沃茨,你们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用担心。”麦格教授顿了一下,继续说:“当然,你们也不用学习。”
“麦格教授说的哪里的话,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谚语妇孺皆知。更何况我和我师弟二人年纪尚小,这次有幸跟着仙姑来霍格沃茨,一是为了三强争霸赛,二来也是想让我俩长点见识,教授可别在拿这事来笑话我们了。”兰生跟在麦格教授身后,低笑这说。又看了看走廊上的画像,里面的人都站起来看着这两个衣着打扮奇异的男子,甚至有几个都离开了自己的画框,跟着这三人走了。
“哦,你看他们的头发……真漂亮。”
“他们的衣服怎么这么奇怪?”
马尾少年皱着眉头,“啧”了一声。
格兰芬多塔的八层并不算高,没用多长时间,三个人就到了胖夫人的画像前。
“哦,麦格教授,晚上好啊,今年的新生真是可爱极了。”胖夫人对麦格教授露出一个笑容,又多看了两眼跟在麦格教授身后的男孩们。“这两位就是……”
“是的,胖夫人。Balderdash.”麦格教授点点头,说出了通关密语。画像打开,露出来一个大洞。
麦格教授从洞里钻进去,兰生挑了挑眉,没说什么,拉着另一个少年弯腰钻了进去。
格兰芬多的休息室是一个圆形的房间,里面摆满了软绵绵的扶手椅,用砖红色和金色妆点了整间屋子。
一个浅褐色头发的少年坐在沙发上看书,看见麦格教授进来了,立刻站了起来,喊了一声教授。
“哦,你在这里啊。带这两位外国有人去一个空房间,还有哪个房间有床?”麦格教授看见那个少年,眼前一亮,像那前面交代了几句,又转身对兰生两人说,“这就是格兰芬多的级长之一。他会帮助你们很多。”
那少年看了看兰生,有些紧张的回答:“啊,哦,好,好的,教授。”又对兰生说,“你们两个跟我来。”
麦格教授看着那个男生,点点头,从墙洞钻出去。
那个少年看着兰生,脸有些发红,站在原地有些局促不安,兰生笑着看着他,走到那少年面前,伸出右手,笑着说:“你好,我的名字是兰生,很高兴认识你。praepostor(级长)。”
那少年慌乱的伸出手,握住了兰生的手,又快速的收了回去,仍站在原地。
“带我们去宿舍。”马尾少年冷冷的说。“做好你自己的事。”
“兰轩!”兰生责备的叫了一声马尾少年的名字,无奈的对浅褐色头发的少年笑了一下。那少年脸更红了,慌忙弯腰拾起那本书,然后向楼梯走去。
“哦,好的,请等一等。这个螺旋梯是去男生宿舍的,另一个是通往女生宿舍的,千万不要走错了。”少年拿着书在前面走,走上了一侧的螺旋楼梯。转头看那两人有没有跟上来。“恩,你们和哈利和罗恩住一个房间吧,其他的寝室都满了。”
他说着推开了一个房间门,就看见哈利坐在窗台上,而罗恩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包比比多味豆。听到门开的声音都转头看着门口。眼里带着惊奇。
“你们四个一起住这一个学年,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最后一句很明显是对兰生和兰轩说的。
“好的,我知道了。”兰生给了那少年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眯着眼看那男孩的脸变得更红,落荒而逃。又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又跑了回来。
“你不知道级长卧室在哪里,我…我带你去吧。”那少年对兰生说,脸红的向要滴血。
兰生愣了一下,旋即点头应道:“那就请级长带路了。”说着跟着出去了,带上了门。
“什么毛病。”兰轩哼了一声,小声说。又转头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两个人,又是一个冷哼,找了一张没人的床躺了上去。
哈利和罗恩对视一眼,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坐吧,黛,你有什么需要,就写下来,马上就会有人为你安排。”邓布利多挥挥手,一张羊皮纸和一支羽毛笔就飘到黛玉面前。
黛玉拿起羽毛笔,开始写写画画。十多分钟后,纸上写满了圆圈圈套成的英文字母。写完之后,黛玉又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遗漏后,递给了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教授,我不在的这些年,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林黛玉坐在邓布利多对面的椅子上,对他发问。
邓布利多抓起一把甘草糖,递给了林黛玉,叹了口气。林黛玉用手拿起一颗糖,却没有吃,只是拿在手里。
“孩子啊,我知道你和那个人的关系,可是……”邓布利多的声音苍老却温柔,他蓝色的眼睛透过半月形的镜片看着林黛玉,林黛玉也看着他,湿漉的黑色瞳孔透亮,闪着光。他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她。“他的名字,我们不应该提。记住这个吧,黛,你是个聪明的人。我不想……不想你在这里太有负担。”
黛玉看着邓布利多,抿住嘴唇,垂下了眼睫,嘴唇动了动继续问:“我能感觉到他在这里,或者说,这里有他的血脉。”她抬起头,直视邓布利多的眼睛。“我想知道,你不说,我自会去找。”说着她站了起来,黛青色的纱衣随着她的起身而发出沙沙的声音,转身就走。
“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但不是现在,黛。”邓布利多也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大,一旁的凤凰被吓了一跳,扑腾了几下翅膀。
“那要到何时?等到龙送了过来,等到三强争霸赛平安结束的时候吗?”林黛玉的声音很平静。她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邓布利多。“你让我来,不只是为了一条龙吧。”
“黛……”邓布利多被她说的怔了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你和他的关系……很特殊了。”
黛玉愣了一下,脑子里飞快的转着,上下打量着邓布利多。脸色越来越冷。“他是个好学生,你知道的。”
“他心术不正。”邓布利多说,叹了口气,走到黛玉面前。黛玉打量着邓布利多,察觉到他不会和她说什么了。
“你不说,我便自己去找。”黛玉再次说,拂袖离去。
“梅林啊!你!”邓布利多惊呼了一声,重重的坐了下来。
他拿起那张纸,看着那一手漂亮的花体字,叹了口气。




半个月后。
赫敏狼吞虎咽的吃着午饭,哈利和罗恩已经习惯了,等到赫敏放下手中的刀叉的时候,罗恩递过去了一张餐巾。
然后赫敏就会说一声谢谢,接着抱着书向图书馆跑去。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半个月了,赫敏的所有空闲时间都放在了图书馆,哈利和罗恩总也找不到她。
“罗恩,你有没有觉得那位林教授在看着我?”哈利用刀切着羊排,瞟了一眼教师长桌。林黛玉面前的羊排并没有动几口,她不经心的用刀把羊排切成小块,叉起一块送到嘴里,细细的咀嚼,又假装不在意的看了一眼哈利。
她这么做很久了,她总是盯着哈利,似乎想要把哈利看穿,从里到外好好的检查一遍,却又碍着礼貌不愿过来。
哈利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想要离开礼堂。虽然黛玉是位非常漂亮的女士,但被盯着还是会觉得不舒服,更何况,这位漂亮的女士是位斯莱特林,似乎还和伏地魔有关系。
哈利正在那想着,突然发觉他的对面坐着一个人,他慢慢从盘子里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把羊排咽了进去。
“哈利·波特。”林黛玉念着哈利的名字。“大难不死的男孩。”
哈利咽了口唾沫,看了一眼罗恩,罗恩没有任何反应,依然在吃东西,仿佛林黛玉不坐在那里一样,哈利没有说话,看着林黛玉。
“你和汤姆很像,你和汤姆血脉相通。”林黛玉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看着哈利,美好的黑眼睛里好像有泪水。林黛玉的黑头发和黑眼睛总让哈利想到拉文克劳的那位找球手。
林黛玉就这么看着他,伸出手碰触哈利头上的闪电疤痕。
一声虚无缥缈的,和叹息一样的声音从林黛玉的喉咙里发出来。
“汤姆……”
然后,哈利怔了一下,眼前的一切似乎突然变得明亮,他看见罗恩在他旁边用餐巾纸擦嘴,他低下头看见自己的盘子,只剩下四分之一的羊排孤零零的躺在盘子里。
哈利的对面什么人都没有,但是那股苦涩的香气却还萦绕在哈利的鼻尖。
“哈利,你要会寝室吗?”罗恩站起来,看见哈利还坐在餐桌旁,问道。
哈利回过神,对着罗恩眨了眨眼,说:“不了,我想……我想我应该去一趟图书馆。”
走出礼堂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哈利转过头看了一眼教师长桌,林黛玉已经不在那里了。


哈利拿着一本书从图书馆回来,一开宿舍门,就看见兰生捧着一本又大又厚的书看,还不时的用笔在另一个本子上做些笔记,他没有扎头发,黑色的长发散在。兰轩盘腿坐在床上练功,而罗恩,他则抱着作业不知所措。
“梅林的胡子啊!我怎么能知道我下个星期的运势!”罗恩大吼了一声,扔了羽毛笔,躺在了床上。兰生从书中抬起头,看了一眼罗恩,说:“占卜啊。”
哈利看了一眼兰生,走到自己的床边坐着。
他们和中国来的两个人相处的不太融洽。
兰轩平时很少和他们说话,哪怕说了也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蹦,从没和他们说超过十个单词的句子,而兰生,兰生和赫敏的关系很好,据说经常在图书馆碰见,常一起讨论一些诡异的知识。
兰生很好相处,而且博学多识。这是赫敏告诉哈利和罗恩的,但哈利和罗恩并不想和兰生相处,身边有一个学霸就足够了!
“你去图书馆了?”兰生看着哈利手中的书,笑着说。“这本书,格兰杰推荐给我过。我还没来得及去借。到被你抢了先。”
哈利拿着书有点尴尬,看了看兰生又看了看书。他并不是很想看这本书。《魔法的起源和发展》听着就不是哈利这种人看的。比起这个,他更想去再看一遍《和火炮队一起飞翔》。他犹豫了一下,把书递了过去,说:“那你先看?”
兰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不,不用了,《霍格沃茨的一段校史》够我看一段时间了。”
哈利收回了手,把书放在了床头,也拿起自己的占卜课作业。
“说来,波特,你去图书馆有没有看见仙姑——我是说林教授。”兰生把书合上,用一根羽毛笔做了书签。
哈利想了想,他确实看见了林黛玉,她当时正看着一本砖头一样,又厚有大的书看,眉头微皱,赫敏就坐在她的旁边。他就如实回答了。
“哦。”兰生一幅了然的样子,又看了看哈利。“她有没有问你什么?”
哈利摇摇头说,“没有。”兰生应了一声也就不说什么了。
过了一会,哈利绝望的放下羽毛笔,和罗恩一样躺在了床上,鬼知道怎么用星星来占卜下周的运势。
兰生抬起头,看看哈利,又看了看罗恩。
“作业有这么难吗?”兰生问,顺手捡起哈利的作业看。“占星?这部分很简单啊……”
哈利愤恨的夺回自己的作业,再次扔到地上。“让这该死的作业下地狱去吧!”
兰生看着哈利,又笑了起来,说:“我看看?”
他再次捡起作业,看了下题目。
“下周的运势……”兰生看了下题目,又用眼角瞟了一眼哈利。“东西方的占卜方式可能不太一样。不如去请教一下高年级的学长,你们可认识什么占卜特别好的学长?”
“不,我可不要,擅长占卜的人大都在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哦!对了!级长!哦!我们的级长可是占卜第一呢!”罗恩说,说着从床上坐起来,抓起笔和本子就要出门。
“不忙不忙,你们还有其他作业吧?倒不如我去替你们问,我也能学一点西方的占星方法。”兰生轻咳一声,拿着哈利的作业走到罗恩身边,拿过罗恩手中的羽毛笔,走出了宿舍。
“哼。”兰轩冷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看着呆愣着的哈利和罗恩,说。“他一眼就能看出你俩下个星期的运势,问什么问。”说着,下了床,给自己到了杯水。
哈利愣了一下,用怪异的眼光看了一眼兰生离去的背影。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他咽了咽口水,看着端水喝的兰轩。问,“你师兄……是不是看上我们级长了?”
“噗——咳咳咳咳咳!!!!”兰轩被呛了一口水,猛烈的咳嗽起来,罗恩好心的给他拍拍背,哈利用魔杖指了指身边的毛巾,那毛巾就飞了过去。兰轩接过毛巾,擦了擦嘴。激动的看着哈利,说:“你!你这人!眼睛是不是要去圣芒戈看一看!怎么的是我师兄看上你们级长了?我师兄再怎么的不济也是大祭司座下的大弟子!他去找那人不过就是想找个年纪大的问问汤姆·里德尔罢了!唔……”说完他好像是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捂住自己的嘴巴,蹲在地上,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罗恩和哈利都被说愣了,看着蹲在地上的兰轩不知道要不要安抚一下。罗恩离的近,走过去拍了拍兰轩的肩,想让他站起来。至少不要再在地上抖了。
兰生早同他说过,私下调查汤姆·里德尔的事谁都不能说,更不要在外人面前多说话。结婚今天被这哈利一激就嘴快说了出来,话更是没少说。要是被兰生知道了,他怕是又要去藏经楼抄门规了!
“但是……汤姆·里德尔每个人都知道他的事啊,巫师世界没人不知道伏地魔的事。”哈利对兰轩说。这中国修仙界真是古怪,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伏地魔的事,明明他在欧洲闹得风生水起的。罗恩听到伏地魔的名字,打了个颤。
兰轩抬起头,看着哈利,仿佛找到了救星。“能够!给我!说一说!他的事吗!”他想,我要是能够问到一些那汤姆的事,说不定门规能少抄一遍呢。
哈利看着兰轩发亮的眼睛,又看了看他悬在床前闪闪发光的剑,小声的说:“好。”
接下来,哈利和罗恩用了一个小时绘声绘色的讲述伏地魔的故事。他们也用这一个小时重新认识了兰轩,他和他前半个月表现的一点也不一样。
“啊,你们说的那个人和仙姑说的一点都不一样……怕不是一个人吧。”兰轩叹了口气,他实在没法把那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和仙姑口中样样都好的学生会长联系在一起。“也不知道师兄问得怎么样。”


“啾!”站在格兰芬多级长卧室门口的兰生用手捂住口鼻,打了个喷嚏,眼角因为喷嚏而发红,显得格外诱人。级长给他递了一张手帕,转身拿出一只斗篷,关怀的问:“你感冒了吗?天气确实开始转冷了。”
“谢谢。可能是有人念叨我罢。”兰生笑着拜拜手,拒绝了那位级长的斗篷。“praepostor,现在也不是特别冷,收回去吧。”说完对级长笑了一下,转身走下了楼。
那个门一直没关,直到兰生最后一片白色的衣角消失在转弯处。
在楼梯的拐角,有一只姜黄色的大老鼠,它看着兰生,小小的吱了一声。

评论

热度(16)